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永

品牌,让中国更受尊敬!

 
 
 

日志

 
 

为什么3.15晚会会犯常识性错误?  

2008-03-28 11:59:00|  分类: 生活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3.15晚会会犯常识性错误?

比较阅读:央视为什么老揪着分众不放?

 

    在今年的3.15晚会上,央视把镜头瞄准了分众无线,毫无辨别地对一些“分众无线员工”的言辞予以采信,“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一下子把分众无线推上不义之境,这么做,很可能会勾起人们对垃圾短信的新仇旧恨,把那些愤怒的拳头引向分众无线。

    为什么说央视是在“抹黑”分众无线呢?很简单,如果全中国80%的垃圾短信,都是你发出去的,其中还有很多是非法短信,那你还不是一团漆黑吗?如果你根本没有这回事,有人却硬说你就是这样的,那可能就不是“误会”这么简单了?

    想象一个完全合理的场景吧——

    警察审问两个嫌疑犯:“老实交代,你们都干了多少坏事?”一个人说:“我干了5件。”另一个人说:“我干了1件。”干的都是“坏事”,一个人干了5件,一个人只干了1件,你说怎么办?谁应该判得更重?

    谁都知道,这首先要看他们干的是什么“坏事”。如果那个干5件坏事的人是小偷小摸了5次,而只干了1件坏事的人是杀了一个人,当然对杀人的人要重判了。

    现在不妨把这个“坏事”,换成“发送垃圾短信”。

    大家应该都已经见多识广了,知道垃圾短信有很多种,有商品广告短信,有欺诈短信,有代人复仇的,有办证的,有放高利贷的,很多很多,我就不一一类举了。很显然,这些短信的性质是不同的,从内容上看,有的是合法的,有的是非法的,从人的主观感受看,有的是令人深恶痛绝,有的是让人不习惯,但之所以被统一称为垃圾短信,恐怕是因为它们都不是自己主动索取、订阅的。

    只要有头脑的人,想一想就知道,那些妄图通过垃圾短信诈骗钱财或者传播非法内容的人,根本不可能去和分众无线合谋。

    那么人们对广告短信的态度又是怎样的呢?

    在讨伐分众无线之前,央视应该做一下这方面的调查。但是,却没有这样做,而是直接将分众无线作为发送垃圾短信的罪魁祸首加以讨伐。这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3.15晚会的同志缺乏常识吗?

    你也许会说,80%的垃圾短信都是它发的,就算它没有发非法短信,它肯定也是罪魁祸首了。连“分众无线员工”都承认了。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第一,“80%”这个数据是真的吗?第二,凡是“分众无线员工”说的话就一定是真的吗?第三,这个“分众无线员工”的真实身份和动机是什么?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在另一篇博文《令人遗憾的3.15晚会》中已经分析过了,“80%”这个数据,根本经不起推敲;关于第二个问题,回答当然是不能轻信“分众无线员工”,可是央视却相信了,虽然不知道央视是不是有点迫不及待;关于第三个问题,我是因为看到“分众无线员工”的爆料实在太有文采,才感到怀疑的。“分众无线员工”是这样说的:“这样源源不断的短信被发送到用户手机上,让全世界24小时充满无处不在的广告。”这是多么煽情的话!这是多么地符合剧情需要!

    我怀疑这位“分众无线员工”,更有充足的理由质疑央视某个别同志人的心态和动机。我想,会不会是因为央视其实很清楚,如果对“80%”这个数据深入调查下去,自己就没话好说了?

    总之,我还是不相信央视的个别同志不至于到无知的地步。难道是对垃圾短信的仇恨冲昏了央视个别人的头脑?这些委曲难言的问题,还是留待大家判断吧。

涉嫌通过灰色渠道购买手机机主个人信息,这是分众无线被央视炮轰的另一个靶子。在3.15晚会上,央视主持人的解说词是这样的:“这些资料被轻易地收集,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任意买卖,拿到这些信息之后,分众对机主信息进行分类。”

    这句话的关键词有两个,“用户不知情”和“任意买卖”。显然,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买信息和卖信息,都是不道德的。即使现有的法律没有规定这种行为违法,有空子可钻,也不能因此就大大方方原谅了分众无线。实际上,分众无线的操作很可能有值得批评的地方,但是也应该看到,“任意买卖”用户信息的并不是它,它只不过在“拿到这些信息之后”,“对机主信息进行分类”,以使信息更有价值。

    所以,如果要说分众无线对用户的安全构成威胁,这种指控几乎无从谈起。

    在晚会节目的开头,央视就借消费者之口提出这样的问题——“消费者问,是谁泄露了我们的号码?是谁拿我们隐私做交易?是一个什么样的利益链条在支撑着垃圾短信的泛滥?”

    结果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看到央视回答了其中任何一个问题。以维护消费者权益自居的央视,竟然都没有去调查:到底是谁在“任意买卖”手机用户的个人信息?这些人除了和分众无线“做交易”之外,还跟哪些人“做交易”?这些交易对广大手机用户的财产和人身安全可能会有什么危害?“是一个什么样的利益链条”在支撑着这些交易?

    我只看到几乎所有的镜头,都集中在分众无线身上。这让我极其惊讶!莫非连央视这样的国家级权威媒体精心做出来的文章都“文不对题”?

    我想,那些有责任感和正义感的人,会不会因此而怀疑央视个别同志的正义俨然、大义凛然是另有用意?

    我虽然这样想,但是我对这种想法并没有信心,因为我知道,人们完全有可能在愤怒之中,放过了阎王,抓住了小鬼。现实生活中,这种情况还少吗?

    那么,央视个别同志对分众无线的“误会”有用吗?

    要问有没有用,首先是看这么做的动机,如果能够实现目的,就是有用,实现不了,就是没用。

    央视个别同志是什么动机呢?是维护消费者利益,还是有些舆论所指称的“打压竞争对手”?不管什么情况,央视个别同志的动机只能从这两种可能中选,要么选其一,要么全都选。

    由于央视的种种可疑难免让人怀疑,那么我们就不妨探讨探讨这两种可能性吧。

    先看能不能维护消费者利益。实事求是地说,央视的举动也不能说没有好处。最起码让人们特别是相关政府部门开始重视垃圾短信问题,尝试要从立法上解决相关的法律空白问题,在舆论压力和政府部门的监管下,垃圾短信数量在近期明显减少,如果更深入地挖掘这条利益链,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垃圾短信泛滥和个人信息被任意买卖的问题。

    再看能不能压住分众。我听说分众传媒已经是全中国广告收入仅次于央视的第二大传媒公司,短短几年就取得了这样的成绩,这是为什么呢?简单地说,恐怕是因为新兴行业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吧?作为分众传媒旗下的无线广告媒体,分众无线追求手机广告的精准投放,因而更加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精准投放的模式不但符合广告主的利益,降低广告投放成本,也符合手机用户的切身利益。对于手机用户来说,将能够便捷、有针对性地获取相关信息,特别是在不同的特定时期灵活地定制在该时期内所最关心的信息,从而节约信息搜寻成本。“从长期来看,随着手机逐渐由无线通信设备转变为无线媒体接入终端,预计手机广告服务将成为整个广告市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分众无线对自身发展前景的预测是非常合理的。因此,虽然目前分众无线遭遇了相关部门的整顿和内部整改,但是从长期来看,这种阵痛有利于它自身的发展。如果央视想要通过这场风暴消灭自己的竞争对手,那这个图谋只怕难以避免破产的结局。

    我还要强调一下,这件事情一定并非央视的本意。只是可能被个别同志利用,通过运作把个人的意志转化为央视的意志。但由此对央视的品牌造成的伤害和可能引发的信任危机由谁来承担呢?

 

我是谁?

 

重点推荐:房价为什么要跌了?

比较阅读:股市为什么要涨了?

 

最新:我支持农产品收购价格上涨

独家:“县委书记”缘何成为“事故多发区”?

幽默:我能成为俄罗斯的下一任总统吗?

 

社会观察: 一次失败的全球通VIP机场体验(NEW!)

         安检新规导致首都机场拥堵     农民工社保到底保障了谁  

品牌观察: 品牌的3/4属于女性              哪些品牌为中国赢得尊敬    

           姚明受伤对奥运的价值           关于艳照门和雪灾的品牌思考

           我和政协会上的品牌女性         论孙子兵法与企业品牌战略

游山玩水: 黄山十大名松(游记)             黄山让你永生难忘的酒店

           王永:六十个小时的品牌之旅   登黄山天下无山(组图1)

生活纪实: 我这个与世隔绝的疯狂春节       我的故事:顺风车十年载千人

           看长江七号,我们为谁哭泣?     熟人未必好办事 

天下大事: 彻底解决北京堵车问题的提案   为京剧纳入基础教育叫好

           呼吁制定《自主品牌促进法》   呼吁出台燃油税,拯救自主品牌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