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永

品牌,让中国更受尊敬!

 
 
 

日志

 
 

王永:中国品牌的伟大复兴  

2008-04-22 18:06:00|  分类: 品牌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永:中国品牌的伟大复兴

 

王永:中国品牌的伟大复兴 - 王永 - 王永

    王永: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2002年荣获“北京第五届“北京市十大杰出青年”提名奖;2004年荣获“创业青年首都贡献奖金奖”、“北京市青年榜样”;2006年荣获“国际青年设计企业家大奖”优胜奖;2007年荣获“2006中国营销行业精英”称号;2008年荣获“2007年度最具影响力大型活动风云人物”称号。 

    创业之初与狗赛跑

    本报记者:你用十年的时间把楚星国际做成了一个设计行业最赚钱的公司,是不是其中也有一些“别人在睡觉,你们还在走”的过程?

    王永:我来北京是96年3月8号,来考研的,后来觉得考研不行就去公司上班。我这个人属于锋芒毕露的那种人,表现很突出,成绩也很好,就会有人妒忌,我在公司里的人际关系就很紧张,后来想那就自己出来创业吧。

    出来以后,我就在想找一个什么方向?当时我们看汽车行业,房地产行业的广告设计都已经很饱和了。有一次我们公司要买家具,到了家具城我们要看画册,他说没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商机,就和老板说你把家具优惠一点,我给你做一个画册。

    我们当时是用典型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方法。开始在香河,那时候我们经历了“与狗赛跑”的阶段。因为农村每家每户都有狗,那些狗追着我们跑很危险,为了甩掉追我们的狗,必须要骑车骑得特别快。那时候没有车,我们坐938到香河,在村里面找个地方住下来,然后租个自行车在村里面转。

    后来我们又回到北京郊区,我们的营销策略作了改变,都是找最高端的客户,并且会给客户提供一些比如说咨询方面的服务,这是别人提供不了的。那时候我还写了一本书,把书送给客户,人家想这个人还会写书,那时候大部分的家具公司都没有什么文化,我看上去好象一个文化人。而且我的服务意识也很强,慢慢就发展起来了。 

    中国品牌在2050年爆发

    本报记者:什么机缘开始做品牌中国产业联盟?

    王永:那时候,居然之家,爱家家具、东方家园已经全部都成为我们的客户,我们没有空间了,天花板已经到顶了。我觉得一定要找一个新的方向突破。

    03、04年的时候我去北大念了MBA。这两年对我的人生改变非常大,那时候认识了很多很好的同学,我们开始决定要做一件更大的事情。

    我就分析自己的长处,发现我适合做资源整合。当时准备做一个设计产业联盟,后来发现设计行业里面的人个个都是老大,都觉得自己了不起,不好做。那时候,我隐隐约约觉得国家的品牌战略要起来了,后来认识了艾丰教授,他原来是《经济日报》的总编辑,我们得到了他的支持。

    我们在2005年拜访了几乎所有品牌专家、品牌机构、品牌媒体,发现两种人在做品牌,一种是特有实力,但是没激情,还有一种是有激情没实力。我发现这两种人都做不好,没有激情显然是做不好的,有激情,一天到晚想做品牌,那谁来买单呢?我就想我来做品牌。2005年年底的时候成立了品牌中国产业联盟。

    我最崇拜的两个人是施瓦布和萨马兰奇。施瓦布30多岁的时候搞的世界经济论坛,论坛是什么呢?没有场地,没有嘉宾,没有媒体,但是他整合了最好的场地、最好的嘉宾资源、最好的媒体关注。奥运会也是,没有媒体,没有运动员,也没有场馆,但是大家修最好的场馆为了它,最好的运动员也为了它。所以我们想打造品牌界的奥林匹克。我们非常坚定不移地一点是我们只跟自主品牌合作,就是要支持自主品牌。

    本报记者:很多国内的自主品牌,无论是价值还是知名度,跟国外的品牌都有比较大的差距。在你看来是本身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是国内企业家对品牌的包装能力要弱一些?

    王永:我去年年底在香港“世界品牌大会”上做了一次演讲,题目是“品牌中国的伟大复兴”。曾经有一段历史,我们的GDP已经占到全球绝对控制地位了。当时全世界的贵族还没有什么品牌意识的时候,贵妇人都希望有一个丝制的旗袍,都希望家里有一个中国的陶瓷。这就是最初的品牌。后来,我们国家家道中落,现在要复兴,78年的时候我们改革开放,开始谈品牌。就像跑步,你已经跑了20分钟了,你让我现在跟你跑,我怎么能追得上你呢?同样的道理,现在日本也好,美国也好,他们的市场经济已经发展了很长时间,已经跑了两百年了,肯定是有差距的。但是要看相对速度,我们的相对速度是很快的。假以时日,我们很快就会超过你。

    比如说互联网,阿里巴巴、百度、搜狐、新浪都不比雅虎、易贝、Google差。所以说,如果是同样的起跑线,我们是不怕的。

    一个国家的品牌和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是息息相关的。大家可以看全世界五百强的品牌最多的在美国,因为美国最发达,然后是德国、日本。所以中国经济的巨大繁荣给我们所有品牌的发展和崛起创造一个非常好的条件。我觉得中国的品牌一定会在2050年左右成为世界上最一流的品牌聚集地。

    本报记者:你觉得中国的企业家对待品牌的认知,这几年有什么变化?

    王永:我明显地感觉到跟我们打交道的企业家,他们的品牌意识在不断加强。这可能也有社会大环境的作用。目前企业家们应该说越来越务实,越来越冷静,不像原来很急躁,一出来就要做品牌。做品牌就是做文化,一定要从文化切入。而且国家的宏观层面上对品牌建设也越来越有力,知识产权的保护也是在保护品牌。 

    中国企业应该受到国民待遇

    本报记者:今年两会期间,你们提出了《自主品牌促进法》议案,这个设想中的法律打算从哪些方面给中国的自主品牌有一些保护?

    王永:我们国家对自主品牌的政策需要法律化。虽然已经提出了保护,但是属于“空中有朵雨做的云”,云没落地。我们现在是多头管理,质检总局、商务部、发改委都管。但是什么行业都有国家标准,一到了品牌的时候就没有国家标准了。我们这次通过这个法律想来明确某一个具体的部门来管这个事情。

    法律还要设立专项的资金,对企业树立品牌进行支持。没有法律的保护就没法可依,高兴就支持,不高兴就不支持。如果有法律明确地说要怎样保护,怎样支持,这个事情就可以变成常态,不会因为个人的好恶来改变。

    本报记者:不过出台这样一个促进法后,是否有可能导致国内的企业由于过分保护而失去竞争力?

    王永:我们讲的这个法叫《自主品牌促进法》而不是《自主品牌保护法》。促进和保护是两个概念。

    我们历来就不主张狭隘的民族主义。但现在是什么情况呢?我们国家的企业都没有国民待遇。我们要求在自己的国家享受的待遇和别人一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品牌也是一样的,我不要求你一定要支持自主品牌,但是至少要跟外资品牌同等对待。

    现在无论在法律层面,还是人的意识层面,或者地方政府的操作上都对自主品牌有一定偏见。比如说像上海,去年在一个街道改造的时候,国外品牌不管是好品牌还是坏品牌,只要是打了一个洋名的,都是国际品牌,而自主品牌被全部赶出去,这个是不对的。

    在历史上,在全球范围内也是这样的,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对自己的自主品牌进行保护。美国的总统,坐的是美国车,德国元首坐的是德国车。日本首相也坐日本车,韩国、英国更不用说了。 

    品牌是一种生活方式

    本报记者:吉利总裁李书福曾经表示,中国无论是名人、明星、官员基本上不考虑国产的车。你认为是车本身品牌没跟上,还是说车本身的质量存在一定的缺陷?

    王永:第一点就是人的消费心理,一个人穷惯了,穷怕了。他急于通过这种豪华品牌甩掉身上的农民气息,这是我打的比方。这是一个国家发展品牌的必由之路,消费群体也需要这么一个过渡,这是正常的。

    以前毛主席坐红旗,包括坐上海牌的轿车,现在我们国家的元首也在倡导这个行为。我们中华的车都出口到德国去了,你说它有问题吗?显然是没有什么本质问题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品牌问题。品牌是拿来获取暴利的,好的品牌单位货币投入和产出明显高于其他的一般品牌。

    以前我们经常开玩笑讲奥迪1.8T和帕萨特1.8T,发动机是一样的,变速箱是一样的,但是它就是多四个圈,那四个圈每个就要多两万块钱。

    第二,我们也要承认,比如说在汽车领域,我们的质量确实跟别人有差距。我们提倡的是在同等条件下,比如说服装、鞋子、手机、电脑,我们能够用自主品牌的尽量用自主品牌。但是我们也不是说对洋品牌就斩尽杀绝。

    但是作为政府官员来讲,如果他们带头选择自主品牌,意义就不一样了。跟奥迪同档次的车是有的,荣威、红旗都不比奥迪差。而且现在我们自主品牌的车其实发展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本报记者:国外的企业卖产品的时候,获取的高额利润基本上还是品牌的价值,投入其实很少。国内的企业获取的却是最末端的劳动力价值。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利润差距面前,中国的企业要想塑造自己的品牌要走的路应该说很长也很艰难?

    王永:首先我们要认识到一点,第一,品牌不是一天就能够打造出来的,需要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

    第二,做品牌有可能失败,有可能做不成,但是不做品牌一定是失败。事实证明,只要你舍得投入,本着一种正常的心态去打造,品牌的建立是可以达到的。品牌需要消费者和政府的认可和支持,尤其是媒体的认可和支持,否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没钱就没法做品牌,不做品牌就更没钱。

    所以我现在讲只要出发永远都不算晚。我们往前走一步,就接近目标一步,不要说因为路途遥远干脆就不走了。当然我们在整个过程中间,在打造品牌的链条中间,企业是主体。我们讲三靠,“做大靠资本,做强靠品牌,做久靠文化”。品牌不简简单单就等于广告,等于在媒体上狂轰滥炸,它还包括文化,真正的品牌是对某一种生活方式做出了突出的推动贡献,这样的企业才称之为真正的品牌。

    像阿迪达、耐克,是对运动这种生活方式的促进。宝马、奔驰是对驾驶文化的一种推动。品牌要想打造的话,除了对消费者负责任之外,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对所在的行业有一种社会责任感。所以,总体来讲不做品牌是等死,做品牌有可能牺牲,但是牺牲也是烈士。

    本报记者:华旗的老总冯军说2008年是中国企业展示自主品牌的好机会,但3月27号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一个数字,说规模以上的企业,发展速度在逐步下降。有一些经济学家预测说中国的经济发展要放缓,你怎么看待这两种观点?

    王永:我个人认为,奥运为中国的企业品牌提供了一个非常大的展示机会。这些品牌通过全球的媒体传播出去,肯定对中国是一个很好的促进。

    奥运会后,中国经济将是一个平稳上升的趋势,不可能出现大面积的衰退。因为中国整个的经济马车速度比较快,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了,这种惯性是非常大的。我们国家一直在宏观调控,宏观调控是要他更健康地发展,但是并不是说让他停下来。

    健康发展就是有张有驰的状态,如果一直快速地奔跑是会出问题的。我觉得中国经济也是如此,快速发展一段,休养一段,停顿一段,像爬山一样,没有人说一下就爬上去了。我们休息一下,稍微调整一下,是为了让这个基础更夯实一点再继续往前走。

    本报记者:你比较看好的国内品牌主要是哪些?

    王永:我觉得阿里巴巴是一个不错的品牌。还有百度、联想。我不看好海尔。海尔的盈利能力太弱,基本上没有掌握核心的技术。另外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汽车行业我很看好吉利。尽管目前吉利也许并不是最好的,或者他存在很多问题,但李书福是一个汽车狂人,他一辈子的梦想就是把汽车做好,他是很自由的,很自主的。我们讲自主品牌首先要自主。有些品牌不能自主,想做的东西都做不成,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约是不行的。

    另外我很看好华为、万科。他们从来不把品牌作为一种短期内牟利的工具。 

    中国企业家幸福指数普遍低

    本报记者:你一直说希望从政,做一个好官,也在寻找这样的机会,现在找到了吗?

    王永:这是前几年的事情,那个时候并不是很成熟,现在我做品牌中国这项事业比从政,就目前来讲更有价值,更值得我去努力和奋斗。至于说以后是否从政或者怎么样,主要是看国家的需要,看自己的能力是否达到国家的要求。我现在很享受做品牌中国这样一个状态,我认为这个事情值得我做一辈子。

    本报记者:现在做品牌中国是你理想中的事业吗?对下一步的工作、生活有没有其他考虑?

    王永:我一直很享受自己的生活,有一句话叫“面对生活如果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任何一项工作都会从中找到乐趣,而且都能够和你的生活挂起钩来。

    如果只是工作,完全不去享受生活,你会觉得生活缺少乐趣,你没有乐趣的话就没有更多的激情促进这件事情向前发展。所以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能够发现美、发现乐趣的人。

    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要周游全球。所以我想以后我比较理想的状态就是一直从事品牌中国这项事业,随着品牌事业不断的壮大,我们的视野面会越来越宽,打交道的人群越来越高端。品牌中国的影响力和传播力也会越来越大,对中国品牌的发展,或者说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作出越来越多的贡献。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是我很相信品牌中国会越做越好,中国的经济也会越来越好,我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

    本报记者:接触这么多的企业家,你对这个群体怎样评价?

    王永:中国企业家普遍幸福指数比较低,财富指数比较高。每天要经受比较沉重的压力。正因为是这样,他们更需要学会调剂自己的生活,懂得在生活中享受工作,在工作中享受生活。我想社会各个阶层也要关注企业家,不要动不动就把企业家钉在十字架上,他们真的不容易。

    本报记者:你觉得你们这代人心里的理想和恐惧是什么呢?

    王永:我们这代人是很幸福的一代人,文化大革命结束了,78年改革开放,马上就进入了一个很好的时期,我们没有吃太多苦,反而能够享受到这种社会的繁荣。

    我的理想说得虚一点是,我的存在一定要对社会的发展有一些贡献。我之所以下定决心转行做品牌中国,也是因为我觉得中国不缺少优秀的设计公司,但是品牌中国只有我一个人做。

    我从来没有恐惧过,虽然吃过很多苦,但这些苦跟前人比不值得一提。

 

本文原载《国际航空报》2008年4月21日至27日版,为该报独家专访,未经该报许可,谢绝转载。

记者 陈晓颜 摄影记者 沈铁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